百家姓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接口調用 意見/報錯

百家姓

韓 氏

姓氏源流
“韓”,古時又作“涵”,《說文解字》解釋為井垣之意,就是水井周圍的欄圈。韓的姓氏來源,有以下幾種說法:

一 、黃帝傳承
這是韓姓起源各種傳說中最古老的一種。黃帝時代是我國父系氏族社會的鼎盛時期。黃帝族從陜北的黃土高原開始,沿渭河 黃河向東發展勢力,與炎帝族合二為一,消滅東夷族首領蚩尤,建立了以黃帝族為首的部落聯盟,黃帝因此被稱為我國的人文初祖,中國人也稱炎黃子孫。傳說中黃帝有二十五子,得姓者十二人。《世本》記載,黃帝娶了西陵氏的雷祖(嫘祖),生了青陽和昌意,昌意又生了顓頊。《山海經》記載:昌意后來被貶謫到若水,生子韓流;韓流娶淖子族的姑娘阿女,生了顓頊。顓頊是五帝之一。韓流既是人名,也是其所在氏族的名稱。韓流氏族是從昌意族中分化出來的,這個氏族便以韓為姓,第一批韓姓人由此產生。韓流所處時代在距今五千年左右的龍山文化時期。考古學者在龍山文化時期的河南湯陰白營等遺址內發現了水井。井的四壁用井字形的圓木棍自下而上,疊壘而成。井字形木架的木棍交叉處都有榫扣合。韓字從韋,韋在古代寫作“韋”,韋字形狀與龍山文化時期的水井結構十分相似。韓流族有可能是因為發明了水井而被稱為韓流,“韓”字的古義為井垣就說明了這一點。

二、以國為姓
公元前11世紀中葉,西周滅商,平定管叔 蔡叔與武庚的叛亂后,實行大分封。周公旦分封周成王之弟于韓,為姬姓之國,地處今山西河津東北。但韓國國力太弱;在春秋時期被晉國所滅。韓國亡國之后,國人便以韓為姓。

三 、韓武子之后
韓國為晉國所滅以后,出了一位韓武子,其名萬,字武子,他因侍奉晉獻公立下大功,被晉獻公封于韓原(今陜西韓城)西南。韓武的子孫便以韓為姓。

四、曲沃桓叔之后
西周晉穆侯娶齊女為妻,長子為太子“仇”,次子為“成師”。晉穆侯死后,穆侯的弟弟殤叔自立為君。4年后,太子仇攻殺殤叔,繼位為晉文侯,成為春秋五霸之一。晉的都城在冀(今山西冀城東南)。文侯的兒子昭侯在位時,把文侯的弟弟成師封在曲沃(今山西聞喜東),號為桓叔。曲沃桓叔廣招人馬,擴張勢力。從曲沃桓叔受封開始的六七十年間,翼地昭侯和曲沃桓叔兩派勢力之間沖突不斷。曲沃桓叔死后,世子繼位,為曲沃伯。伯襲殺昭侯之子孝侯,晉人又立孝侯之子鄂侯為君。鄂侯死后,子哀侯繼位。第二年(前716年),曲沃伯去世,其子繼位,即曲沃武公。晉哀侯九年(前709年),曲沃武公發兵攻打翼城,俘獲晉哀侯,晉人又立哀侯之子繼位,稱小子侯。曲沃武公使韓萬殺掉晉哀侯。公元前705年,曲沃武公設計誘殺小子侯。又經過二十多年的斗爭,公元前679年,周僖王正式任命曲沃武公為晉君,列為諸侯,盡并晉國之地。殺掉晉哀侯的韓萬即韓武子。有人認為韓萬是曲沃成師之子,分封采邑于韓,因以韓為姓,代為晉卿。

五、亡國后國人以韓為姓
曲沃桓叔之子韓萬的玄孫韓厥,曾為晉國正卿,幫助韓姓在晉國逐漸擴大了勢力。春秋晚期,晉國由韓氏、趙氏、魏氏、知氏、范氏、中行氏六卿專權。公元前490年,范氏、中行氏滅于趙。公元前453年,韓、趙、魏三家共滅知氏,三分其地。從此,晉國為韓、趙、魏三國瓜分。前403年,韓厥的七世孫韓虔(景侯)時,周天子正式承認三家為諸侯。
戰國時期,韓國成為戰國七雄之一。韓國起初定都平陽(今山西臨汾),后來遷至陽翟(今河南禹州市)。到韓哀侯時,攻滅鄭國,遷都于鄭都新鄭(今河南新鄭),疆域包括今山西東南部和河南中部,介于魏、秦、楚三國之間。 韓哀侯的曾孫宣惠王開始稱王。到宣惠王的玄孫韓王安時,韓國勢力日衰。公元前230年,秦滅韓,俘韓王安,置潁川郡(郡治陽翟,今河南禹州市)。韓國滅亡后,國人以韓為氏,潁川成為韓姓的第一個郡望。

六、出大汗氏改姓為韓
北魏孝文帝從平城(今山西大同)遷都洛陽,實行漢化改革,把鮮卑姓氏改為漢姓,其中的出大汗氏改為韓。由于譯音不同,出大汗氏在史書還有步大汗氏、步六汗氏、步汗氏、潘奚氏、破六韓氏、破六汗氏、破落汗氏、破落韓氏等多種譯法。北魏末年,有沃野鎮(今內蒙古五原北)人破六韓撥陵領導的農民起義。


遷徙分布
韓姓最早活動在春秋時的晉國,隨著韓虔建立韓國并建都平陽(今山西省臨汾),又兩次遷都,一陽翟(今河南省禹州),一新鄭(今河南省新鄭)。兩次遷都,從而使韓姓得以迅速繁衍,也使得韓姓在河南打下堅實基礎。秦亡后,韓國宗室韓王信起初被封為潁川王,而后又改封太原,其后裔韓騫為避王莽之亂南遷南陽,這支韓姓在東漢得到很大發展。后周少保韓褒徙居昌黎(在今遼寧省義縣),其子韓仲良徙居京兆三原(今陜西省三原)。東漢末年社會動蕩,有韓姓人徙居安定安武(今甘肅省鎮原),不久又有人從安定安武回遷河北武安,常山太守韓耆徙居九門(今河北省藁城),其子韓茂任后魏中書令,征南大將軍、安定公。韓茂曾孫韓睿素為桂州長史,成為這一時期飛黃騰達的韓姓人。東漢末年,農民起義,西晉末年,八王之亂,南北朝時,五胡亂華,中原人為避戰亂,大舉南遷,韓姓則有遷往西北、東北、西南、江南者,潁川和南陽的韓姓不少人遷居江南。唐代時有四位韓姓宰相,即韓瑗、韓弘出自南陽,韓休、韓滉出自昌黎,唐宋八大家之首韓愈雖出生于河南孟州,卻是韓睿素之后,因此他的著作也被后人輯為《昌黎先生集》。韓愈曾貶潮州刺史,為韓姓最早入廣東者。此時,陳留(今河南省開封東南)、河東(今山西省太原)、廣陵(今江蘇省揚州)都有韓姓大族,都稱從潁川遷徙而來。南宋時,居于北方和中原的韓姓人遷往江、浙、粵、閩一帶,又據有關學者證實,江浙鄂皖各地的韓姓人多為韓世忠后裔。元明清時期,韓姓發展的主要特點是江浙一帶的韓姓人較大規模的播遷于南方各省,有的遷居臺灣,甚至漂泊海外,到菲律賓、馬來西亞等國定居。韓姓主要分布于我國北方的河南、陜西、山西、甘肅、河北、遼寧等省,南方則以江蘇、安徽、浙江、湖北、福建等省為主。韓姓是當今中國姓氏排行第二十五位的大姓,人口眾多,約占全國漢族人口的百分之零點八六。


歷史名人
韓信:西漢初期官至大將軍,封為楚王,后貶為淮陰侯。著名軍事家。他智勇雙全,治軍嚴明,輔佐劉邦平定天下,屢建奇功,運籌帷幄于千里之外,有“韓信點兵,多多益善”之頌。與張良、蕭何并稱“興漢三杰”。著有《兵法》三篇。
韓當:字義公,幽州遼西郡令支縣(今河北省遷安)人,與右北平郡人程普都是幽州人,三國吳名將、都督。因為長于弓箭、騎術,膂力過人,武藝高強,英勇善戰,被孫堅賞識。參加過多次重要戰役,佐孫氏屢建戰功,熟悉水戰,勇猛過人。222年夷陵之役,與大都督鎮西將軍陸遜、昭武將軍朱然共同在南郡的涿鄉攻擊并大破蜀軍。轉任為威烈將軍,封都亭侯。曹魏的上軍大將軍曹真攻擊南郡,韓當保守東南方,在邊境身為將帥,激厲將士同心固守,又敬重督司,遵行法令,孫權稱善。223年,封石城侯,升遷為昭武將軍,遙領荊州冠軍郡太守,后來又加都督的稱號。統帥敢死及解煩營兵萬人,討伐丹陽郡賊寇,擊破。旋即病逝。兒子韓綜承襲侯爵、統領兵馬。
韓愈:唐朝文學家,“唐宋八大家”之首,首開宋明理學之先河。他還是古文運動的倡導者,被稱為“百代文宗”。
韓非:戰國末期思想家,法家創始人韓國公族(今河南禹州人),與李斯同師事荀卿。他縱觀天下形勢,集法家思想之大成,提出“緣道理以從事”,實現“法、術、勢”合一,以收“道法萬全”之效果。
韓滉:唐代畫家。字太沖,長安(個陜西省西安)人。德宗朝宰相,這樣一位高官顯貴,卻尤好畫田家風俗,人物水牛曲盡其妙。《宣和畫譜》記載他有作品三十六件,其中表現農村生活與生產的就有二十四件。他的畫,與張萱、周棠所表現的綺羅人物有所不同,兩者似不可比,把選材重點從宮廷、豪門生活擴大到當時的農村,這是我國風俗畫發展中的 大進步。韓滉描寫農家風俗的繪畫,至今傳世的只有這幅《五牛圖》。
韓偓:唐代詩人。字致堯(一作致光),小字冬郎,自號玉山樵人,京兆萬年(今陜西省西安)人。龍紀元年(889年)進士。歷任左拾遺、刑部員外郎、翰林學士、中書舍人、兵部侍郎等職。昭宗倚重之,欲拜相,固辭不受。后因忤朱溫,兩遭貶謫。又詔復為翰林學士,懼不赴任,入閩依王審知。他十歲能詩,李商隱贊為“雛鳳清于老鳳聲”(《韓冬郎即席為詩相送一座盡驚》)。詩多感時傷亂之作,頗具風骨。而其《香奩集》則輕薄香艷,開“香奩體”詩風。著有《玉山樵人集》等。
韓琦:河南安陽人,與范仲淹共同防御西夏,名重一時,有歌贊之:“軍中有一韓,西賊聞之心膽寒;軍中有一范,西賊聞之驚破膽。”
韓昭侯:戰國名君,建立了因功行賞制度,于是韓國大治,諸侯不敢來犯。韓非:戰國末期法家的主要代表人,《韓非子》一書,為先秦法家學說的集大成者。
韓擒虎:東垣(今河南省新安)人,字子通(538-592),出身將門,父為北周大將軍,襲封新義郡公。因軍功升至上儀同,曾任永州、和州刺史。隋朝建立后,經高颎推薦為廬州總管,坐鎮廬江(今安徽省合肥),為滅陳做好準備。開皇八年(588年)十一月,隋以韓擒虎為先鋒,率精兵五百人自橫江夜渡,襲取采石(今安徽省當涂縣東北),向建康挺進。所過之地,陳軍喪膽乞降,由是很快便攻下建康城,并俘陳后主于枯井之中。韓擒虎以功封上柱國,出為涼州(今甘肅省武威)總管。不久召還,開皇十二年(592年),突發病而死,時年五十五。
韓湘子:道教八仙之一。唐朝韓愈的侄孫子。生性放蕩不拘,不好讀書,只好飲酒,世傳其學道成仙,在二十歲時去洛下探親的時候,傾慕山川之趣而一去不返,二十多年音訊全無。在唐元和年間,忽然回到長安,衣衫破舊,行為怪異,韓愈讓他入學校和學生們讀書,但韓湘子和學員討論時一言不發,只跟下人賭博,喝醉了就睡在馬房中睡三天五日,或露宿街頭,韓愈擔心不已,問他“人各有所長,就算小販也有一技之長,你如此胡鬧,將來能做什么呢?”韓湘子說:“我也有一問技巧,只是你不知道。”韓愈問:“那你能做什么?”當時正值初冬季節,令牡丹花開數色,又嘗令聚盆覆土,頃刻開花。韓湘子后傳說跟呂洞賓學道。位列仙班。
韓世忠:南宋大將。他與岳飛同是南宋抗金民族英雄。先在河北屢敗金兵,后駐鎮江曾以八千兵迎擊金兀術,激戰黃天蕩,金兵聞之膽寒。
韓山童:元末農民起義軍(紅巾軍)領袖。原為欒城(今河北省欒城)人,其祖父為白蓮教主,被謫徙廣平永年(今河北永年東南)。韓山童繼續宣傳白蓮教,倡言“天下大亂,彌勒佛降生,明王出世”;他的徒弟劉福通等宣傳他是宋徽宗八世孫,當為中原之主。至正十一年(1351年)黃河多次決口,元政府征民夫15萬,在戍軍監督下治河。趁此機會,韓山童與劉福通等鼓動治河民夫起義。他們發布文告,揭露元王朝殘暴統治,聚眾宣誓,殺白馬黑牛,以紅巾為號,舉行起義。起義軍以紅巾裹頭,故稱“紅巾軍”。后被元統治者察覺,韓山童被捕犧牲。
韓復榘:河北省霸縣人,行伍出身,是馮玉祥十三太保之一,后脫馮附蔣,任山東省主席八年,捕殺大批共產黨員、人民群眾,鎮壓共產黨領導的農民武裝暴動。同時截留地方稅收,擴充自己的軍隊,與蔣介石的中央保持半獨立關系。抗日戰爭爆發后,任第五戰區副司令長官兼第三集團軍總司令,負責指揮山東軍事,承擔黃河防務。日軍進攻山東時,不戰而放棄山東。后又與劉湘等人密謀倒蔣。1938年1月11日被蔣介石邀至開封參加北方將領會議。后扣押至漢口,24日以“違抗命令,擅自撤退”罪被處決。


郡望堂號
1、郡望
潁川郡:秦王政時置郡,治所在陽翟(今河南省禹州)。秦滅韓,以所得韓地置潁川郡,在今河南省中部。東魏遷治潁陰(后為長社,即今河南省許昌)。隋唐為許州潁川郡。
南陽郡:①春秋戰國稱南陽的地區頗多。魯南陽指泰山以南、汶水以北地。晉南陽指太行以南、黃河以北地,戰國戰國秦昭王三十五年置郡,為魏南陽,一部分屬韓(按公元前263年,秦白起攻韓取南陽,韓本部與上黨郡被分隔)。伏牛山以南、漢水以北地亦稱南陽,分屬韓楚。②秦以宛為治所,置南陽郡。隋唐鄧州南陽郡改良穰縣(今河南省鄧縣)為治所。元明清南陽府治南陽,即漢宛縣、今河南省南陽市。
昌黎郡:自曹魏至隋初,以昌黎(今遼寧省遼東義縣)為中心,在遼河以西,有昌黎郡。今河北省昌黎縣隋唐在盧龍縣境內。遼置廣寧縣,為營州治所;金為昌黎縣。
2、堂號
泣杖堂:漢朝時候,韓伯愈最孝。一次他犯了過,母親用拐杖打他,他的眼淚像下雨一樣掉下來。母親很奇怪地問:“我過去打你,你都是歡歡喜喜地接受,今天為什么掉淚呢?”伯愈哇地一聲哭了出來,對母親說:“娘呀!過去您打得疼,我知道母親健康有力,所以喜歡;今天杖落在我身上,我一點兒感不到疼了,我知道母親體力衰弱了,所以難過得掉淚。”
昌黎堂:唐朝大文學家韓愈,河北昌黎人。他一生從事古文運動,反對駢體文的華而不實,主張恢復秦、漢時的散文體。歷史上稱他“文起八代之衰”。 韓姓堂號也為“潁川”、“南陽”。
此外,韓姓的主要堂號還有:“潁川堂”、“南陽堂”、“畫錦堂”、“榮歸堂”、“榮事堂”、“書錦堂”、“繼錦堂”、“福蔭堂”、“恭壽堂”、“永思堂”、“翕和堂”等。

宗族特征

1、泱泱大姓,名人輩出,眾多賢才名士,交相輝映,光照史冊。
2、字行輩份分明有序,如江蘇春暉韓姓一支為:“學以全為范,衷其慎是舉,作求躬日方迪,遵集受敷宜。”又如浙江蕭山一支通譜字行輩份為:“心之言可山問日,世淳禾溥金信水,貞火明土永木茂,竹承。”隨著子孫繁衍增多,又分出貴字派、和字派、平字派、寅字派、朝字派等。
====================================================================

【韓姓宗祠通用對聯】


〖韓姓宗祠四言通用聯〗
名高三杰;
文冠八家。
——佚名撰韓姓宗祠通用聯
上聯典出漢初軍事家韓信,淮陰人,初屬項羽,繼歸劉邦,被任為大將。楚漢戰爭中,劉邦用他的計策,攻占關中。劉邦與項羽在滎陽、成皋間相持時,他率軍抄襲項羽后路,破趙取燕、齊,又與劉邦會合,在垓下擊滅項羽。漢朝建立,被封為楚王,因被人告發謀反,降為淮陰侯,又被告在長安謀反,為呂后所殺。善于帶兵,著有兵法《韓信》三篇。與蕭何、張良并稱“漢初三杰”。下聯典出唐代文學家、哲學家韓愈,字退之,河南河陽人,早年成孤兒,由兄嫂撫養,刻苦自學。貞元年間進士,官監察御史,因故貶為山陽令,后任國子博士、刑部侍郎等,參與平定淮西的戰役。又因諫阻憲宗迎佛骨,被貶為潮州刺史,后官至吏部侍郎。政治上反對藩鎮割據,思想上尊儒排佛。極力反對六朝以來的駢偶文風,提倡散體,與柳宗元同為古文運動的倡導者;散文在繼承先秦、兩漢古文的基礎上,加以創新和發展,氣勢雄健,被列為唐宋八大家之首;其詩力求新奇,以文入詩,對宋詩影響較大。有《昌黎先生集》。
南陽望族;
北斗高名。
——佚名撰韓姓宗祠通用聯
全聯典出唐·愈,博通經史百家,為文筆力雄健,氣勢磅礴,為后世古文家所崇,仰之如泰山北斗。
勇推擒虎;
兵罷騎驢。
——佚名撰韓姓宗祠通用聯
上聯典出隋代大將韓擒虎,原名豹,字子通,河南東垣人,有文武才能,以膽略著稱。北周時襲父爵為新義郡公,隋文帝任他為廬州總管,委以滅陳重任,開皇年間為先鋒,渡江攻入建康,俘獲陳后主,因功進位為上柱國。下聯典出南宋名將韓世忠,字良辰,綏德人,行伍出身,防御西夏有功,又曾以偏將參加鎮壓方臘起義軍。宋金戰爭開始后,在河北力抗金軍,后隨高宗南下,升至浙西制置使,因討伐劉正彥兵變有功,任御營左軍都統制。建炎年間,金兵渡江,他率八千人乘海船到鎮江,扼守長江,斷金兵后路,轉戰至黃天蕩。紹興年間,在大儀大破金和偽齊聯軍,被稱為中興武功第一役,后任京東淮東路宣撫處置使,極力謀劃恢復。秦檜主和,他多次上疏反對,被召至京,授樞密使,解除兵權,自請解職,隱居西湖,攜酒騎驢,以游玩自樂。死后追封為蘄王。
賈勇擒主;
攜酒騎驢。
——佚名撰韓姓宗祠通用聯
上聯典指隋·韓擒虎屢挫陳師,擒獲陳主歸,進位上柱國。下聯典指南宋·韓世忠為秦檜所忌,罷其兵權,韓騎驢攜酒,縱游自樂。
高文翊世;
道降翕和。
——佚名撰韓姓宗祠通用聯
全聯典指唐·韓愈文居“唐宋八大家”之首,倡“文以載道”說。
堂開晝錦;
詩著香奩。
——佚名撰韓姓宗祠通用聯
上聯典出北宋大臣韓琦,字稚圭,相州安陽人,天圣年間進士,官右司諫,曾上書彈劾宰相王隋、陳堯佐,參知政事韓億、石中立,使四人同一天被革職。寶元年間,出任陜西安撫使,與范仲淹共同防御西夏,當時人稱“韓范”,邊地謠諺說:“軍中有一韓,西賊聞之心膽寒。”后歷任定州、并州知州,在并州時,收回契丹冒占的土地,立石為界,并駕駛防御。嘉佑年間入朝,任樞密使、宰相,經英宗至神宗,執政三朝,后出知相州、大名。王安石變法,他多次上疏反對,與司馬光等人同為保守派首腦。封魏國公,著有《安陽集》。家中建有晝錦堂,歐陽修為之寫《晝錦堂記》。下聯典出唐末詩人韓偓,字致堯,自號玉山樵人,京兆萬年人。龍紀年間進士,歷官弄部員外郎、翰林學士、中書舍人,曾隨昭宗逃奔鳳翔,官兵部侍郎、翰林承旨,后因不愿歸附朱全忠而被貶官。早年詩作多寫艷情,辭藻華麗,被稱為“香奩體”;晚年所作,多寫唐末政治變亂及自己的遭遇,風格慷慨悲涼,有《韓內翰別集》。
錦州世澤;
南海家聲。
——佚名撰韓姓宗祠通用聯
全聯典指唐·韓愈因諫迎佛骨,被貶為潮州(唐屬南海郡)刺史。
-----------------------------------------------------------------
〖韓姓宗祠五言通用聯〗
有客如擒虎;
無錢請退之。
——佚名撰韓姓宗祠通用聯
上聯典指隋朝大將韓擒虎。下聯典指唐代文學家韓愈(字退之)。上下聯均切韓姓。
汲古得修綆;
文章大雅存。
——佚名撰韓姓宗祠通用聯
佚名集唐詩句題韓姓祠。下聯為唐代文學家韓愈詩句。
八代名猶昔;
三余課業新。
——佚名撰韓姓宗祠通用聯
全聯典出唐代文學家韓愈,主張恢復儒家正統地位,堅決排斥佛老,對唐王朝詔迎佛指骨進宮,呈遞了諫迎佛骨表的奏章,幾乎被殺,謫貶潮陽,仍不后悔。“八代”,指韓愈“文起八代之衷”。“三余”謂:“冬者歲之余,夜者日之八,陰雨者時之余也。”
-----------------------------------------------------------------
〖韓姓宗祠七言通用聯〗
輨輨光鎖千門日;
赫赫名標五色云。
——佚名撰韓姓宗祠通用聯
全聯典指北宋·韓琦事。
章臺柳詩才子筆;
夜照白圖匠心功。
——佚名撰韓姓宗祠通用聯
上聯典出唐代詩人韓詡,“大歷十才子”之一,詩集中有《章臺柳》詩。下聯典出唐代畫家韓干,善畫名馬,《照夜白圖》為他的存世代表作。
文價早歸唐吏部;
將壇今拜漢淮陽。
——佚名撰韓姓宗祠通用聯
上聯典指韓愈,官至吏部侍郎。下聯典指漢初軍事家韓信,淮陽人。
慷慨千金酬一飯;
正嚴一表重千秋。
——佚名撰韓姓宗祠通用聯
上聯典出韓信,曾受瓢母一飯之恩,后贈以千金。下聯典出韓愈,因《諫迎佛骨表》奏章,幾乎被殺。
金石文章空八代;
江山姓氏著千秋。
——佚名撰韓姓宗祠通用聯
采用湖南省衡陽韓文公(韓愈)祠聯。
文明氣運參天地;
殿墨萬年貫古今。
——佚名撰韓姓宗祠通用聯
采用臺灣省臺南市韓文公祠聯。
-----------------------------------------------------------------
〖韓姓宗祠七言以上通用聯〗
紅葉題詩,喜逢良友;
碧輿卻坐,務絕奢華。
——佚名撰韓姓宗祠通用聯
上聯典出唐·于佑題詩紅葉,為宮女韓采萍拾得藏之。后二人結為夫婦。下聯典出唐·柳公綽妻韓氏,每歸,不坐金碧輿,著素衣,屏絕奢華。
對至今留,自有傳家云葉;
制不可草,豈徒爭艷香奩。 更多:https://www.51240.com/
——佚名撰韓姓宗祠通用聯
上聯典指北宋·韓琦事。下聯典指唐末韓偓事。
開漢將才,允矣無雙國士;
有唐相業,卓然第一文臣。
——佚名撰韓姓宗祠通用聯
上聯典出韓信。下聯典出唐代名相韓休,工文辭,有“筆頭公”之稱。
制不右草,豈徒爭艷香奩;
對至今留,自有傳家云葉。
——佚名撰韓姓宗祠通用聯
上聯典出唐末詩人韓偓,著有《香奩集》。下聯典出北宋大臣韓琦。
金殿傳臚,云呈五彩之瑞;
詞場樹幟,文起八代之衰。
——佚名撰韓姓宗祠通用聯
上聯典出宋代大臣韓琦,傳其中舉時有五色云現。下聯指唐·韓愈。
原道有宏文,南海波平能逐鱷;
成仙也好義,藍關雪擁度離塵。
——佚名撰韓姓宗祠通用聯
采用安徽省蕪湖縣新義街韓氏宗祠聯。
北斗舊家聲,羨當頭皓月一輪,光茲堂構;
南陽新世第,仗對面青山萬歲,壯我門楣。
——佚名撰韓姓宗祠通用聯
采用安徽省潛山縣西山村韓氏宗祠聯。
文章起八代之衰,諫佛骨、馴鱷魚,養士治民,昌黎德教千秋在;
相業定兩朝之策,銘彝鼎、被弦歌,豐功偉績,魏王聲名萬古傳。
——佚名撰韓姓宗祠通用聯
采用廣東省平遠縣韓氏南陽堂聯。
====================================================================


【韓姓典故、趣事】
〖死灰復燃〗
“死灰復燃”源于《史記·韓長孺列傳》。
《史記·韓長孺列傳》記載道:“安國坐法抵罪,蒙獄吏田甲辱安國。安國曰:‘死灰獨不復燃乎?’”
西漢時期,韓安國是梁孝王的大夫。后來漢景帝因為一件小事而不滿梁孝王,眼看梁孝王性命危在旦夕,韓安國不顧個人安危,親自去拜見漢景帝的姐姐,訴說梁孝王對漢景帝和竇太后的忠心。梁孝王得到了保全,韓安國也因為游說有功而得到價值千金的賞賜,并且很受梁孝王的信任,后來由于韓安國恃寵而驕,結果犯了國法,被流放到了蒙地。獄卒田甲進常欺侮韓安國,韓安國非常氣憤地說:“死灰復燃乎?”意思是說,失敗了就不能重新振作起來嗎?田甲傲慢的說,如果你能復燃,我就尿泡尿來澆滅它。后來韓安國不但被釋放出獄,而且官復原職。獄卒田甲知道后,害怕遭到韓安國的報復,就逃跑了。韓安國聞訊后對別人說,如果田甲不趕快回來,就要殺死他的全家。田甲聽到消息后趕緊光著身子前去請罪,韓安國笑著諷刺田甲說:“現在你就可以撒尿了。”田甲一聽這話,嚇得面如土色,趕緊跪下向韓安國磕頭求饒,而韓安國卻輕蔑地說:“像你這種勢利小人,才不值得報復呢!”
后來,人們用“死灰復燃”來比喻已經失勢的人或事物也可以重新興起。現在常用來表示已經銷聲匿跡的壞事情又重新出現和發展。
-----------------------------------------------------------------
〖獨當一面〗
“獨當一面”源于《史記.留侯世家》。
劉邦與張良一起東征討伐項羽,可是到了彭城卻被項羽打敗了,當軍隊撤退到下邑的時候,漢王劉邦心里非常煩惱,跳下馬來,十分著急地對張良說,誰可以為他建功立業,他說把關東地區作為封賞。張良深思了一下說,九江王黥布,是楚軍的犯將,他與項王有隔閡,彭越和齊王田榮正在梁地反擊楚軍,這兩個人都可以使用,漢王的將領中,只有韓信可以委任大事,他可以一個人獨自承擔重任,如果要拿出關東地區來封賞,可以分賞給彭越、黥布和韓信這三個人。這樣一來。我們就可以打敗楚軍取得天下。于是劉邦便派人游說黥布歸漢,又派人同彭越取得聯系,共同對付項羽。
后來,人們用“獨當一面”來說明一個人可以獨立承擔某種工作。
-----------------------------------------------------------------
〖胯下之辱〗
淮陰侯韓信,是淮陰地方人。當初,他是平民時,家中貧窮,也沒有什么好的德行,常在熟人家里吃口閑飯,很多人都討厭他。
淮陰的屠宰戶里,有些惡少,公然侮辱他道:“韓信,你能不怕死,就用你的劍來刺殺我;如果怕死不敢刺,就從我的胯下鉆過去!”于是,韓信低下頭趴在地上,從那惡少的胯下鉆了過去。滿街的人都譏笑韓信,認為他是膽小鬼。
他后來助劉邦奠定漢業,被封為淮陰侯。漢王五年正月,改封齊王信為楚王,都城在下邳。韓信到了自己的封國,把那位曾經侮辱過自己、命他從胯下鉆過去的人找來,任命作巡城捕盜的武官。并且對他部下的各位將領說:“這位是壯士,當年他侮辱我的時候,我難道不能殺了他嗎?殺他又沒有什么道理,所以當時忍下了這口氣,才能有我今天這樣的功業。”
-----------------------------------------------------------------
〖多多益善〗
“多多益善”源于《史記·淮陰侯列傳》。
韓信非常有軍事才能,可是在項羽手下卻得不到信任。后來他離開項羽投靠了劉邦。開始也得不到劉邦的重用,在丞相蕭何的推薦下,才做了大將軍,為劉邦建立西漢立下了汗馬功勞。劉邦封他為齊王,后又改封為楚王。
劉邦稱帝以后,害怕朝中大將爭奪自己的皇位,所以時時提防著。有人密報韓信將要“謀反”,劉邦聽后心中非常著急,召集大臣們商議,最后采取了陳平的計謀,把韓信騙到皇宮奪了他的兵權,把他從楚王降為淮陰侯。韓信知道劉邦的心思,所以常常稱病不去上朝。有一次,劉邦和韓信談論武將的本領,當時他們兩人的意見不同,劉邦問韓信,像他自己那樣的人能帶兵多少,韓信直截了當地回答說,劉邦不過能領兵十萬。劉邦又接著問韓信能帶兵多少呢?韓信回答說他帶兵越多越好。劉邦聽后哈哈大笑,不禁問道:“既然你帶兵越多越好,怎么會被我捉住呢?”韓信鎮定自若地解釋說:“您雖然不能帶兵,但善于用將。這就是我之所以被您捉住的原因。”
后來,人們用“多多益善”表示愈多愈好。
-----------------------------------------------------------------
〖余音繞梁〗
古代有個叫一位韓娥的善于唱歌的女子,往東到齊國去。在路上,吃的東西沒有了,經過雍門時,她用歌聲換取食物。歌唱完后,她走了,可是,歌聲的余音還縈繞著雍門的大梁回響,三日不絕。住在附近的人,還以為她沒有走呢!
韓娥路過旅店時,有個旅客欺侮她,她放聲哀哭,發出悠長的哭泣,使得當地的老人與小孩也想哀傷地相對哭泣,三天吃不下東西,欺侮過她的那個旅客連忙追趕著向她道歉。韓娥又用舒緩的長聲唱起了歌,使當地的百姓高興地跳起了舞,跳得都停不下來。只好送了韓娥很多的禮物,才讓她離開。因此,雍門的人,至今善于唱歌,也愛哭泣,這是仿效韓娥的聲音。
-----------------------------------------------------------------
〖韓湘子的傳說〗
韓湘子,字清夫,韓愈的侄孫子。韓湘子生平無考,民間傳說其為“八大仙”之一。他手中的寶物名為紫金蕭,據說是用南海紫竹林里的一株神竹做的。
韓湘子是道教八仙中比較年輕的一位神仙,也是歷史上確實存在的人物。
根據歷史記載,他本來名叫韓湘,是唐朝(681-907年)著名的大文學家韓愈的侄孫,曾經考取了進士并擔任過唐朝時期中央政府的官職。
在官方的歷史著作中,并沒有說他修道成仙。而在另一些著作中有記載說,韓愈有一位修行道術的侄子,他不聽從叔叔的勸告,不喜歡讀書,使得韓愈非常氣憤。但是,經過修煉后,他能施展一些神奇的法術。后來,人們就把這兩代人的事跡糅合在一起,逐漸形成了韓湘子成仙的傳說故事。據說他成了神仙后,還曾經試圖說服叔叔韓愈進行修煉,但遭到叔叔拒絕。在民間的形象中,韓湘子是一位擅長吹奏笛子(中國一種傳統的樂器,用竹子做成)的年輕人。
傳說韓湘子生有仙骨,率性而行,對繁華艷麗之事感到厭惡,喜好恬淡清幽。佳人美女,不能讓其為之心動;美酒佳肴,不能讓其為之喪志。他專心致意地勤于修煉,潛心鉆研道學。韓愈屢屢勸他要好好作學問,韓湘子卻答道:“我所學與您所學是不同的。”韓愈因此發怒而斥責他。
一天,韓湘子出外訪道尋師,恰遇呂洞賓和漢鍾離,于是韓湘子離家出走,跟隨二人學道,并得其真傳。后來,韓湘子游歷到一地方,見一片桃林,仙桃紅熟,他攀樹摘桃,不想樹枝突然折斷,韓湘子墮地而死,尸解成仙。
韓湘子想度化韓愈,但韓愈不信道學之事,于是他就先用法術來打動他。正好那年天大旱,皇帝命韓愈去南壇祈禱上天降雨雪。韓愈祈求多次,亦不見雨雪從天而降,因此面臨著被罷官的危險。韓湘子裝扮成一道士,在街頭立了一招牌,上面寫著:“出賣雨雪。”有人見此,馬上通報韓愈,韓愈即派人請他一起代為祈禱。只見道士登臺作法,瞬間,天降鵝毛大雪。韓愈卻不信這是道術使然,于是對道士說:“這雪是我求來的,還是你求來的?”道士說:“是我求來的。”韓愈說:“有何憑據?”道士說:“這雪三尺三寸厚。”韓愈派人一度量,果然如其所說,韓愈這才相信道術不同凡響。
有一天,是韓愈的生日,親朋好友登門致賀,韓愈設大宴招待他們。湘子不期而至,向韓愈祝壽。韓愈見到他是又喜又怒,湘子坐在席間,韓愈問他:“你長久游歷在外,不知你的學問是否有長進,請作一首詩,來表達你的志向。”韓湘子開口便吟:
青山云水隔,此地是吾家;手扳云霞液,賓晨唱落霞。琴彈碧玉洞,爐煉白朱砂;
寶鼎存金虎,芝田養白鴉,一瓢藏造化,三尺新妖邪;解造逡巡酒,能開頃刻花。
有人能學我,同共看仙葩。
韓愈聽完他所吟之詩,問他:“你難道有造化自然的本事嗎?”于是韓愈命他造酒開花。韓湘子即搬了一酒樽到大廳,并以金盆將其蓋住。過了一會兒,開樽一看,美酒已成。韓湘子又聚土成堆,很快,只見盛開碧花一朵,花與牡丹一般大小,但顏色比牡丹更華麗。花上有金字二行:云橫秦嶺家何在?雪擁藍關馬不前。韓愈不明白這是何意。湘子說:“天機不可泄漏,日后自會應驗。”在坐的賓客無不稱異。酒席散時,韓湘子又向韓愈告辭而去。
唐憲宗時,韓愈因諫迎佛骨,惹憲宗大怒,貶韓愈為潮州刺史,限日動身。韓愈別離妻兒,往潮州而去。走了不到幾天,寒風急起,大雪紛紛。韓愈走到一處,雪有數尺之深,馬難以前行,附近不見一戶人家,不知路在何方。想循路而退,也無歸路。風刮得緊,雪飄得急,韓愈是全身濕透,難捱的凍餓,萬般愁苦無處訴說。就在韓愈絕望之時,只見一人冒著嚴寒,掃雪而來,一看竟然是韓湘子。韓湘子問韓愈:“您還記得那花上所寫之聯嗎?”韓愈問:“這是什么地方?”韓湘子答道:“這里是藍關。”韓愈嗟嘆良久,才說:“事物既然有此定數,我為你補齊那花上之聯。
《遷至藍關示侄孫湘》
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貶潮陽路八千。
欲為圣明除弊事,肯將衰朽惜殘年?
云橫秦嶺家何在?雪擁藍關馬不前。
知汝遠來應有意,好收吾骨瘴江邊。
于是韓愈與湘子到藍關傅舍中借宿,韓愈這才相信湘子所說皆是真實的。這一夜,韓愈與韓湘子談論著往來之事,修真的大道,韓愈是心悅誠服。第二天,辭行之前,韓湘子取出一瓢仙藥,對韓愈說:“服一粒,可以御寒暑。”韓愈恍然大悟。韓湘子說:“你不久就會回來,不止是沒病,還將再被朝廷重用。”韓愈問道:“我們后會有期嗎?”韓湘子答道:“不知道。”于是飄然而逝。后來韓湘子再度度化韓愈,韓愈終于也得道成仙。
-----------------------------------------------------------------
〖韓復榘演講〗
一次,前山東省主席韓復榘挺胸凸肚出現在齊魯大學校慶演講臺上。未開口倒也威風凜凜,大有學界泰斗之狀;口一張,原形畢露,信口雌黃,粗俗不堪。搞得滿座師生愕然,嘩然,昏昏然。請聽:“諸位,各位,在齊位:今天是什么天氣?今天是演講的天氣。開會的人來齊了沒有?看樣子大概有個五分之八啦,沒來的舉手吧!很好,都到齊了。你們來得很茂盛,敝人也實在很感冒。……今天兄弟召集大家,來訓一訓,兄弟有說得不對的地方,大家應該互相諒解,因此兄弟和大家比不了。你們是文化人,都是大學生、中學生和留洋生,你們這些烏合之眾是科學科的,化學化的都懂七、八國的英文,兄弟我是大老粗,連中國的英文也不懂。……你們是筆筒里爬出來的,兄弟我是炮筒里鉆出來的,今天到這里講話,真使我蓬蓖生輝,感恩戴德。其實我沒有資格給你們講話,講起來嘛就象……就象……對了,就象對牛彈琴。
正當聽眾哭笑不得之時,他又提示性地交代:“今天不準備多講,先講三個綱目。蔣委員長的新生活運行,兄弟我雙手贊成,就是一條,‘行人靠右走’著實不妥,實在太糊涂了,大家想想,行人都靠右走,那左邊留給誰呢?還有件事,兄弟我想不通:外國人都在北京的東交民巷建了大使館,就缺我們中國的。我們中國為什么不在那兒也建個大使館?說來說去,中國人真是太軟弱了!”
第三個綱目講他的進校所見,就學生的籃球賽,痛斥總務處長道:“要不是你貪污了,那學校為什么這樣窮酸?十來個人穿著褲衩搶一個球像什么樣子,多不雅觀!明天到我公館再領筆錢,多買幾個球,一人發一個,省得再你掙我搶。
“三個綱目”講完,韓主席揚長而去,但不知“靠左走”是否能找到他的官邸。
-----------------------------------------------------------------
〖韓復榘微服私訪〗
1930年9月5日,草莽英雄韓復榘被國民政府任命為山東省政府主席,正式成為獨霸一方的土皇帝。在統治期間,他經常外出明察暗訪,有時帶幾個隨從去明察,有時則模仿“巡撫大人”只身微服私訪,留下了不少趣聞。

撞出個科員
一天,天剛蒙蒙亮,韓復榘就衣飾樸陋地只身一人騎車私訪,看上去像個傳令兵。突然,一個行人急匆匆地迎面走來,把韓復榘的車子給撞倒了。韓復榘掉在泥沼中,衣服和鞋子都弄臟了。韓復榘大為光火,爬起來抓住那人說:“你沒有長眼睛嗎,往車子上撞!我的衣服臟了,你得賠錢!”
誰知那人并不理會,急慌慌地掙脫手就想逃。韓復榘更加惱怒,便問:“你是什么人,敢如此不講道理?”
那人說:“你的衣服能值幾個錢?不是我吝嗇,我實在是有刻不容緩的急事。”
韓復榘問:“你有什么急事?”
那人答道:“我有財政廳的事。”
韓復榘復問:“你是什么人?”
那人說:“我是財政廳的書記員。今天韓主席召集開會,時間快到了,豈敢延誤一分一秒?”接著又告訴了他的地址,說:“你晚上到我家去,我一定賠你衣服錢,現在沒時間跟你理論。”說完,便掙脫了手,一溜煙地跑了。
韓復榘望著他的背影站了許久,心想此人對參加會議如此認真,精神可嘉。
第二天,韓復榘召見財政廳長王向榮,詢問財政廳有無此人。王向榮想了想說:“我想起來了,有這么一個人,他司狀謄錄,是個小差使。”轉頭又問韓復榘:“主席為何認識他?”
韓復榘說:“不必多問,如有科員空缺,即可提拔他。”
王向榮回去后,心想此人定與主席有千絲萬縷的聯系,于是不等科員出缺,就立即把他提拔了。
借機“劫富”
1934年7月間,韓復榘約了參議姚以階、張聯一起去千佛山游覽。到了山上,大家在“洞天福地”小院的北屋里閑聊起來。姚以階進言說:“從前濟南有四大富紳,即東關陳家,西關毛家,南關傅家,北關回民金筱卿家。現在,陳、毛、傅三家都已經衰落了,惟有金家還非常富裕。金家不僅有錢,房產也很多,估衣市一條街幾乎都是他的房產。錢多了傷身,這是主席常說的,主席何不讓他家捐一筆錢賑濟災民呢?”
韓復榘聽后笑著點了點頭。
他回到省府后,召來了城外公安分局的局長雷萬里,問清楚了金家的住址是西安永長街,于是就帶著副官衛士前往金家。
進了金家大門,他沒有通報,就徑直走進金筱卿的臥室。這時,金筱卿正橫臥煙塌,吞云吐霧,一見進來了一群人,為首的是韓主席,大為驚慌,戰戰兢兢地爬起來慌忙讓座。
韓復榘坐下后說:“你經常吸大煙嗎?這得處罰你!”
金筱卿俯首連聲說:“該罰!該罰!請主席吩咐。”
韓復榘不假思索,隨口說:“罰你17萬元,送到省府去!”說完,就帶領隨從離去了。
過了一天,金筱卿果然派人將17萬元送到了省府。
施巧計“濟貧”
有一次,一個農民推著一車陶器進城,不巧被騎著自行車私訪的韓復榘撞倒,一車陶器散了一地。這車陶器可是窮人的命根子,于是,這個農民心疼得直跺腳,像是要哭的樣子。韓復榘見狀,就掏出一張名片給他說:“你不要著急,你到前面那個衙門去,把這張名片交給站崗的衛兵,他就幫你找到我,到時我賠你錢。”說完,他就騎車先回省政府了。
這位農民無奈,只好按照韓復榘說的辦法,推著車子到了省政府門外。衛兵見有韓主席的名片,忙報告班長向韓復榘請示。韓復榘一面令農民進見,一面叫人穿便衣到一家糖果店稱兩斤糖果。
韓復榘在私訪中得知糖果店的店主惟利是圖,經常缺斤少兩。糖果買回后,韓復榘就叫人稱了一稱,果然少了半斤。韓復榘立即下令傳來店主,訓斥說:“你賣糖果短秤,得罰你50元,以后可不許再短秤!”店主無可奈何,只好乖乖交出50元錢來。于是,韓復榘把這50元錢和糖果轉付給農民,作為賠償費。這位農民千恩萬謝之后才離去。(摘自《文史春秋》)
------------------------------------
〖韓復榘被殺真相〗
曾有“山東王”之稱的韓復榘,因死得秘密,在社會上引起了種種猜測。
韓復榘,出生在河北霸縣一個窮人家庭,從小喜愛舞棍弄棒,1910年因家境貧寒而輟學務農。后經人介紹到馮玉祥的部隊當兵,由于打仗勇敢,深受馮玉祥器重,隨著馮的升遷而不斷得到提拔。1929年5月,因一件小事與馮發生摩擦,叛馮投蔣。1930年9月被蔣介石委任為山東省政府主席,后來又任第三路軍總指揮重職,統治山東達8年之久。
然而,由于韓復榘為人刁猾多疑,善于應變,本性難改,自然與蔣介石貌合神離,矛盾日漸加深,乃至成為蔣介石一大心病。抗戰全面展開后,韓復榘表面上佯裝抗日,實則觀望其局勢,一心保存實力。
日本人本是害怕韓復榘的,在進兵山東之前,便曾暗地派人找過韓復榘,以探虛實,可是韓的態度極不明朗。狡詐的日本人看穿了他的心思。悍然出兵進攻山東。始料不及的韓復榘只好倉皇棄城而逃。蔣介石聞知此訊,大發雷霆,連罵幾個“娘希匹”。這次自然找到一個對韓下刀的借口和良機,立即通知韓復榘到徐州開緊急會議。
1938年1月8日,還蒙在鼓中的韓復榘按期到達徐州。蔣介石又突然由漢口發來急電,說會議改在河南開封召開。會議地點的陡然變化,韓復榘不由心中一震,猶豫起來。他本不想去開封,但又一想,這是一次大的軍事會議,參加的高級將領有四五十人之多,大概不會有什么問題。這時,韓的心腹師長孫桐萱也從濟南趕來了,身邊還有由保鏢魏大公執掌的手槍隊一個營,量他老蔣也不敢輕易動手。同時又加上李宗仁一再勸說,便放棄了憂慮。
不過這天晚上,韓復榘還是坐臥不寧,這是他有生以來第一次異常感覺。韓知道自己的處境惡劣,心事重重。魏大公是韓的老鄉,對他了解極深,見他的臥房燈火通明,就敲門進來說:“主席,天不早了,還不休息嗎,有什么吩咐?”韓見魏進來,立刻說:“大公,我正想找你。我心中不安,來給我相一面吧。”魏并不推辭,在韓的面前端坐下來,凝神聚思,靜觀默察,又讓韓把手掌伸出來,仔細地摸看,立起身來,推開窗戶,仰臉注視夜空星斗,半晌不語。韓是急性子,連連催問:“大公,怎樣了,是吉是兇?”魏大公回過頭猛地跪在他的面前,哭泣道:“主席,我懇求你快離開這里,此行兇多吉少啊,只怕招來不測。”
韓復榘起身扯起魏大公,厲聲說:“大公,不許胡言!”轉過背,自言自語地說:“我進退兩難啊,大概氣數已盡。大公,你不要難過,我雖是戎馬一生,卻也光宗耀祖了。我知道這次老蔣不會放過我的,事到如今,只能聽天由命了。你看天快亮了,到處有重兵把守,我是走不脫的。再說,我一走,也會被天下人嘲笑。我看不如這樣,趁天未大亮,你化裝潛逃吧!若我萬一不測,記住每逢清明,給我燒點香紙。”
一向忠于他的魏大公一聽這話,又叭地一聲跪下,淚如泉涌:“主席,我決不能走,我要與你有難同當啊!”
韓復榘把手一揮:“這是命令!你一定要設法逃出去,以便照顧和保護我的妻兒老小。給你帶上我的名片和親筆信,把她們安排好后,要抓緊把濟南、天津銀行里的存款提出來。”說罷推魏一掌:“好兄弟,趕快逃走吧!”魏大公知道韓的脾氣是說一不二的,只得按令而行。
魏大公走后不到一個鐘頭,天就大亮了。孫桐萱見韓的房間里仍然點著燈,敲門進房,見韓的臉色非常蒼白,就問:“主席夜里沒休息好嗎?”韓說:“我睡不著啊!”孫說:“我與李宗仁先生接觸多次,沒有發現什么可疑跡象。何況我們這次來的人多,有我在,請主席放心吧,我想不會出什么問題。”
9日,韓復榘一行到達開封,住在黃河水利委員長孔祥榕的公館里。李宗仁轉告韓說,城內駐軍多,不方便,讓韓的裝甲車暫駐城外,一個營的衛隊也要留在裝甲車上。聽了這話,韓的疑心更重了。可是事到如今,只能聽天由命了。
11日下午7時,蔣介石親自從南京趕來主持會議,并預先通知說,這是一次高級將領機密軍事會議,為避免日軍飛機擾亂,所以會議定為晚上召開。并強調這次會議誰也不能請假。
當孫桐萱和衛兵陪同韓復榘坐汽車來到河南省政府大門口時,車子被幾個軍警憲兵攔住了。他們敬禮后指著門前張貼的一張通知讓韓看,只見上面寫著:“凡參加會議的將領請在此下車。”韓復榘的車輛停放在門前的一片空地上,然后步行向里走。到了第二道門口,又有軍警憲兵阻攔,左邊的墻壁上貼著“隨員接待處”。韓看了心里非常生氣,但又不便發作,就把他帶去的三個衛士和孫桐萱的一個衛士,均留在接待處了。這時,來參加會議的將領都進了二道門。韓對孫桐萱低聲說:“什么了不起的地方,盡是些關關卡卡,老子從未見過。”孫搖手示意,要他注意。
韓、孫同那些剛進來的將領一起往里走,走了不到50米的地方,墻上又有一張通知寫著:“奉委座諭,今晚高級軍事會議,為慎重起見,所有到會將領,不可攜帶武器進入會議廳,應將隨身自衛武器,暫交我處副官長保管,給予臨時收據,待會議完畢后憑收據領回。”孫桐萱見要把武器交出,頓時皺了眉頭。這時韓復榘倒坦然,他看到站在他身邊的其他將領將手槍從腰間掏出來交給了副官處,取回收據。韓嫌孫桐萱遲疑,推了他一下,同時把自己身上帶的兩支手槍掏出來,讓孫一齊遞上去,便同那些將軍中的熟人笑談著步入會議廳。韓復榘入座后,向兩邊環視一眼,剛好與坐在蔣介石左邊的親信劉峙目光相碰,劉一副神氣十分的樣子,令人胃酸。
會議由蔣介石親自主持。他臉色鐵青,目光咄咄逼人。蔣介石劈頭便說:“我們抗日是全國一致的,這個重大的責任應該說是我們每一個將領義不容辭的責任。可是,竟有一個高級將領放棄山東黃河天險的陣地,違抗命令,連續失陷數座大城市,使日寇順利地進入山東,影響巨大。今天我問韓主席:你不發一槍,從山東黃河北岸,一再向后撤退,繼而放棄濟南、泰安,使后方動搖,這個責任應當是由誰來負?”
韓復榘沒想到會議一開始,蔣介石就直接將矛頭指向自己,他一聽火從心起:你蔣介石算什么,不就是靠洋人和中國的幾個軍閥扶上去的么,我姓韓的是靠勇氣拼出來的,在北半個中國也是赫赫有名的。想到這里,韓復榘從位子上霍地站起來,毫不客氣地頂撞道:“山東丟失是我應負的責任,南京丟失該誰負責任呢?”
韓復榘的話沒能講完,蔣介石一拍桌子,疾顏厲色地說:“現在我問的是山東,不是問南京!南京丟失,自有人負責!”韓正想開口反駁,劉峙走過來拉住他的手勸道:“韓主席,委座正在冒火的時候,你先到我辦公室里休息一下吧!”劉峙拉著韓從會議廳的邊門走出去。韓氣呼呼的,脖子擰著,兩只眼睛發紅,臉上青筋直冒。劉峙裝出極關心而且親熱的樣子,繼續拉著韓的手,向院子里走去。院子里早預備了一輛小汽車,劉峙說:“韓主席,上車吧,這是我的車子。”
韓復榘不知是計。劉峙向司機使個眼色,立即把車門關了。劉峙招手說:“韓主席,你一路好走,我還要回去參加會議!”小汽車前座上早有兩個人等在那里,等車子開動了,那兩個人迅速地從前座鉆到后座上來,一邊一個,把韓復榘夾在中間。其中的一個人掏出一張逮捕令,出示給韓看。韓這才恍然大悟,但表情極為鎮靜。他從車窗向外一望,只見路兩邊布滿了荷槍實彈的憲兵,他們如臨大敵,戒備森嚴。汽車飛快地駛到開封火車站,從一輛專車走下兩個特務,把韓拖出來,推擁著上了火車,沿途不停,直達漢口下車。
春寒料峭的漢口車站,早有五輛汽車等著,四輛大卡車上全是憲兵特務。韓復榘被押進一輛小汽車里,一直開到江邊碼頭,由專輪載車渡江到武昌。1月12日夜晚,兩個押送韓復榘的特務把他交給“軍法執行總監部”,軟禁在一座二層樓上。到這時韓才清楚,這個押送他的人正是特務頭子戴笠和龔仙舫。因戴曾與韓有仇,戴顯出一副洋洋得意的樣子。
待韓復榘被劉峙領出以后,蔣介石大聲宣布說:“韓復榘目無中央,違抗命令,大敵當前,擅自撤退,為民眾所不容,為黨紀國法所不容,現已逮捕法辦,請諸位安心供職!”
蔣介石的這一突如其來的宣布,使參加會議的高級將領目瞪口呆,會場里鴉雀無聲。片刻,只見孫桐萱從座位上站起來向蔣介石求情說:“委座,韓復榘是個粗人,多有不對,希望能予以寬大處理。”
蔣介石冷冷地對孫說:“你的那個主子韓復榘罪有應得,已交軍法總監部組織會審,他的軍政職務已被革除。第三路軍總指揮由你繼任,另委任軍長曹福林為津浦路前敵總指揮,你們要安定軍心,共同抗敵,別的就不要講了。”
孫桐萱心想:韓復榘必死無疑,看來我是無力回天了。韓復榘被軟禁了7天,1月19日蔣介石才組織高等軍法會審。何應欽為審判長,鹿鐘麟、何成溶為審判官,賈煥臣等為軍法官。21日上午,剛組成的軍法執行總監正式對韓復榘進行審訊。
坐在被告席上的韓復榘面色蒼白,但表情沉靜,兩眼仍然有神,顯然是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何應欽問他:“你不遵命令,擅自撤退,在山東強索民捐,侵吞公款,收繳民槍,強迫魯民購買鴉片等項,這許多罪行已經查實,你是否有話申辯?”韓復榘只是昂首微笑,一句話也不答復。幾個陪審的法官一再追問,韓依然一言不發,傲然對之。審判毫無結果。24日晚上7時左右,有一個特務到樓上來,對韓復榘說:“韓主席,何審判長請你去談話。”韓復榘信以為真,就隨著那個特務下樓了。當他下到一半時,只見院子里面布滿了全副武裝的哨兵。他知道,這一次是死到臨頭了。韓復榘想開溜,對那個特務撒謊說:“我腳上鞋小,有些擠腳,我回房換雙鞋再去。”他邊說邊回過頭去,腳剛向上邁出一步,站在樓梯邊的那個特務就向他的頭部開了一槍。第一槍沒打準,韓復榘回了一下頭,說:“你打我的胸……”話沒講完,身后連續響起槍聲。韓復榘向前挺了挺身子,歪倒在樓梯上。結果他頭部中兩彈,身上中5彈,仰面向天,眼睛還睜著。這年,韓復榘48歲。

歡迎關注微信公眾號:便民查詢網

1、長按上方二維碼,保存至手機相冊;
2、進微信掃一掃,從相冊中選擇識別二維碼。
聯系我們
接口調用 | 意見建議
CopyRight © 2004-2019 便民查詢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閩ICP備05000099號
閩公網安備 35012202350127號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