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姓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接口調用 意見/報錯

百家姓

黨 氏

一、姓氏源流 黨(Dǎng,Zhǎng 黨)姓源出有七: 1、出自姒姓,是禹王的后裔,為夏王朝全族的子孫,所以歷史上稱黨姓出自夏的后代。屬于夏禹后裔的黨姓世居黨項。 2、出自姬姓,是以地名命名的姓。春秋時期,晉國公族大夫封邑于上黨(今天的山西省境內),于是他的子孫后代就以黨作為他們的姓氏。 3、出自任姓,以地名為氏。魯國大夫黨氏,相傳是黃帝的小兒子禹陽的后裔,因為被封于黨,其后人以黨為氏,所以也稱為黨姓。 4、源于黨項羌人的姓氏。黨項羌族是我國古代西北的少數民族。根據《廣韻》的記載,黨姓本來是西北黨項羌姓,后來改為黨姓的。其中有個叫黨耐虎的將軍,就是出自此支黨姓,見于史書記載。 5、出自北方鮮郫族人有黨姓。據《路史》一書中說,鮮郫人也是黃帝的子孫,他們因為遷居到鮮郫山,而得到這個族名。 6、出自回族中的黨姓,源自我國西夏黨項族。在公元1038年,由黨項人元昊建立了歷時190年之久的西夏國后,一些黨項族人逐步融于回回民族當中,故延用此姓。黨姓回族主要分布在河南、山東等地。 7、古代黨姓的黨(古讀 Zhǎng 音掌),故黨姓中有一支以音(Zhǎng)為姓,成為掌姓。后掌姓中又分出以音(Zhǎng)為姓的仉姓。即仉姓起源于黨姓,原本為春秋時魯國大夫黨氏之后。孟子的母親即為仉氏,以擇鄰教子出名。山東省沂水縣楊莊鎮黨家山村距傳說中的孟母村僅8里之遙,黨家山村的東面6里處為仉林村。仉姓多分布在魯郡、瑯邪郡、敦煌郡。其中魯郡在西漢初置魯國,三國魏及晉代改為魯郡,在今山東省曲阜、泗水一帶。瑯邪郡在秦始皇置郡,相當于今山東省東南部諸城、臨沂、膠南一帶。敦煌郡在漢武帝置郡,在今甘肅省河西走廊西端。 得姓始祖:夏禹。黨氏來源,根據《名賢氏族言行類稿》的記載,是春秋時期晉國大夫姬氏的后代。《姓氏考略》上記載,魯大夫有黨氏,是周的公族的后代。黨氏是上古圣君夏禹的后裔,支裔世居黨項,遂姓黨氏。根據《韻府郡玉》記載,夏禹氏的后代中,唐代有黨芬、黨進。而《廣韻》則記載,黨氏原來是西羌姓氏,姚秦有將軍黨耐虎。黨氏有西羌的血統,早在漢朝的時候,就有一支位于今青海省境內的西黨,黨項族就是部落的后裔,根據史書的記載是夏禹的支裔,故黨氏后人奉夏禹為黨姓的得姓始祖。 二、遷徙分布 (缺)黨姓在大陸和臺灣都沒有列入百家姓前一百位。黨姓出自姬姓。春秋時候,晉國有大夫被封到上黨這個地方,其后代有的以地名作為姓氏,稱為黨氏,是今天黨姓的一支起源。還有一支黨姓也起源于春秋時候,那時后,魯國有個大夫被封到黨這個地方,他的后代也以封地名為姓氏,成為黨姓的又一支來源。古代西北少數民族羌族,羌族中有姓黨項的,后來和漢族融合通婚,學習漢族文化,接受了漢族單姓的習慣,就改為黨姓。又有說古代北方有鮮卑族人,也有以黨作為姓氏的,后來成為漢族黨姓的一個來源。黨姓明末由山西曲沃縣遷徙北流,現歷廿世約二千余人散居兩波小一扶來各里,南豐祠建于新豐,信庵建于中和,泰堂祠建于麗洞,南山祠建于南祿。光緒間陜西饑,南山子孫以祭祀余款樂助多金知縣梁騮藻以惠普災區題贈。當代的黨姓在全國各地均有分布,其中以陜西、山東、山西、云南等地較為集中。其中,陜西韓城的黨家村在秦陜大地的角落里熠熠生輝,近來年隨著“民居瑰寶”的美譽聲名鵲起。古時候,這里的人們蓋起高堂廣廈,筑起堡壘碉樓,堅守著自己的香火與財富;如今,他們的后代修繕墻垣,廣納游人,依然在這里堅守著祖先留下的屋宇,和行將淡漠的古風。元志順二年(1331年),黨姓始祖黨恕軒,由陜西朝邑縣逃荒至此,落腳開荒種田謀生。100多年后,明洪武年間,賈姓始祖賈伯通,從山西洪洞縣遷居韓城經商,第五代和黨姓聯姻,其子在明嘉靖四年(1525年)定居黨家村,成為黨家村的第二大姓。至今黨家村依然由黨賈兩大姓氏組成,外姓極少。黨姓家族原以務農為生,而賈姓卻有經商的傳統,乾隆年間,賈姓創立了“合興發”商號,經營日用雜貨、木材、瓷器、茶葉、藥材等,在河南與湖北交界地帶發了大財,成為巨商。在賈姓帶動下,黨姓也加入了經商行列。道光至咸豐年間(1796-1861年),是黨家村經營的黃金時期,傳說往老家運送銀兩的騾馬絡繹不絕,號稱“日進白銀千兩”。與此同時,黨家村大興土木,進入了持續百年的建房高潮期。全盛時,黨家村建四合院數百座,還有泌陽堡和幾十座哨門、祠堂與廟宇。清末民初,戰亂不斷,應對有方的村人就不再經商,回歸故里,安然守護著祖輩的財富且耕且讀。再以后,黨家村衰落了。上個世紀六七十年代,相當一部分的廳房、哨門以及戲臺被拆毀。直到80年代中期后,在日本建筑學會青木正夫先生的推動下,中日雙方組團對黨家村進行了大規模的調查,阻斷了拆毀舊房的進程,這些民居瑰寶才保存下來。近年來,黨家村被命名為“歷史文化保護村”,列入“國際傳統民居研究項目”,2001年6月被定為國家重點文物保護單位,鄉人得以堅守故宅。迄今為止,黨家村有320戶人家,1400余人,建村已有670多年歷史了。(余略) 三、歷史名人 黨 祺:宋代進士,他的文章很有名氣。 黨 進:宋朝武將,因為征伐太原而立有軍功,被朝廷任命為“忠武軍節度使”的重要職務。他身形魁梧,忠心老實。 黨 茂:祈州人,明代武功知縣。 黨 湛:清朝名士,同州人。常言:“人生須做天地間第一等事,為天地間第一等人。”所以號為“兩一”。 黨 蒙:清朝翰林。字養山,號泌亭,生于韓城黨家村,家境貧寒,12歲前不曾穿過襪子。幼年隨父到甘肅古浪縣學官署讀書。光緒二年(1876年),只身赴京趕考,連中三元,入翰林院。后經考試入刑部,任主事、外郎、郎中等。1900年,八國聯軍侵占北京,慈禧太后挾光緒帝奔陜。黨蒙隨諸臣往潼關迎駕,受到賞識,委任為云南臨安知府。黨蒙為官正直、盡力盡職,是一位受人愛戴的清官。直到現在,黨家村的人們依然時常提憶起這位先賢,他是黨家村的驕傲。據說前些年,山東有部傳統戲曲就叫《黨蒙辦案》,講述的就是黨蒙作為欽差,赴山東秉公執法,拒收重賄,依律誅殺貪官污吏的事跡。黨蒙六世孫現在尚生活在韓城的黨家村。 黨還醇:字子貞,明朝時期三原人。天啟年間進士,知休寧縣令。他勤于工作,處處為民著想,政績很好。崇寧間,清兵攻擊,他守住城堡,英勇抵抗,但是最后因為援兵沒有及時趕到,城被攻破,他自己也因公犧牲。 黨崇雅:明末清初寶雞人。天啟年間進士,官至戶部侍郎。崇禎年間,李自成在四川造反,因為黨崇雅在朝廷上的言論失當,被定為從賊罪,被革職。明亡清初,順治年間授以他原來的職位,累升到國史院大學士,加太保。兼太子博。后來因為年老體衰而退休。 黨懷英:金朝文學家,原籍馮翊(今陜西省大荔)人。他能詩文,也精于書法,官至翰林學士,曾擔任《遼史》刊修官。 黨姓名人,宋有忠武節度使黨進 四、郡望堂號 1、郡望 黨姓望族居住在馮詡(今天的陜西省境內)。根據《姓氏考略》和《郡望百家姓》的記載:黨氏望出馮翊郡。 馮翊郡:漢武帝太初元年設置“左馮翊”的行政區,與“右扶風”和“京兆伊”合稱“京畿三輔”。三國魏將左馮翊改為馮翊郡。相當于今天的陜西省韓城以南、白水以東、渭水以北的地區。 2、堂號 忠武堂:宋朝黨進,因為征伐太原而有功勞,所以他被任命為忠武軍節度使。他身形魁梧,忠心老實。 ==================================================================== 【黨姓宗祠通用對聯】 〖黨姓宗祠四言通用聯〗 望出漢翊;姓啟禹王。 ——佚名撰黨姓宗祠通用聯 全聯典指黨姓的源流和郡望。(見上題頭《一、姓氏源流》和《四、郡望堂號》介紹) 懷抗敵志;有長者風。 ——李文鄭撰黨姓宗祠通用聯 上聯典指明代三原人黨還醇,字子貞,天啟年間進士;初官休寧知縣。崇禎年間官良鄉知縣,清兵攻來時,他據城固守。因無救援的兵力,有人勸他躲避,他不同意,城破被殺。下聯典指明代忻州人黨茂,弘治年間任武功知縣。有榮譽也不喜,有誹謗也不怒,有長者之風范。 擐甲執珽;低唱淺斟。 ——佚名撰黨姓宗祠通用聯 上聯典指宋黨進執掌禁兵,書名于珽(玉笏),常擐甲執珽而立。下聯典指宋陶谷得黨進家姬,命掬雪水烹茶,問曰:“黨家有此風味否?”姬曰:“彼粗人,但知銷金帳下,淺斟低唱,飲羊羔美酒耳。” ----------------------------------------------------------------- 〖黨姓宗祠六言通用聯〗 太仆名卿經術;鎮南節度英風。 ——佚名撰黨姓宗祠通用聯 上聯典指明·黨茂事典。下聯典指宋·黨進事典。 ----------------------------------------------------------------- 〖黨姓宗祠七言通用聯〗 二不德行人皆仰;兩一壯語望自高。 ——佚名撰黨姓宗祠通用聯 上聯典指明代武功知縣黨茂,忻州人。“譽來不喜,謗來不怒,有長者之道”。下聯典指清代名士黨湛,同州人。常言:“人生須做天地間第一等事,為天是間第一等人”,故號“兩一”。 ----------------------------------------------------------------- 〖黨姓宗祠七言以上通用聯〗 驍勇絕倫,羨進公英氣;文章華國,仰琪祖芳聲。 ——佚名撰黨姓宗祠通用聯 上聯典指宋代武士黨進事典。下聯典指宋代有進士黨琪,文名卓著。 ==================================================================== 附錄一:【黨姓典故、趣事——關于“黨”字】 追探起“黨”字的本意和來歷,“黨”字在古代是一個貶義詞,指由私人利害關系結成的集團,由此衍生出偏袒之意如黨同伐異和親族如父黨、妻黨之意。黨的繁體由“尚”和“黑”組成,說明不是光明正大的。“黨人”是“小人”的同義詞。中國古人把“人”分為兩類:君子和小人。關于君子和小人的問題,孔子、孟子、朱子等歷代“子”輩高人,都有極為精辟的論述,大文豪歐陽修還有一篇膾炙人口的《黨朋論》,故在此對君子和小人就不多羅嗦,只簡明介紹一下君子、小人與“黨”的關系。 古人云:“君子重義,小人重利”,有共同利益的小人們,在利益的驅使下組成一個集團,這樣的集團就被稱為“黨”。現代漢語中還殘留了一些含有“黨”字古意的詞語,比如“死黨”、“惡黨”、“結黨營私”等。因為商人是重利的,違背了“君子重義”原則,所以在古代中國,商人歷來都被認為是小人,經商牟利也被認為是小人行為。古人以為當官者必須具有君子風范,商人屬于小人類,因此沒有政治地位,在朝廷中得不到重用,絕少能當大官。中國歷史上曾有多次“黨人”事件。漢桓帝時期宦官專權,士大夫官僚遭排擠不得志,只好聚在一起發牢騷罵時政,當時稱之為“清議”。宦官本沒有什么社會地位,成為暴發戶后,對那些平時看不起他們,甚至把他們蔑稱為“刑余之人”的士大夫深惡痛絕。宦官向漢桓帝告發士大夫們沆瀣結黨,誹謗朝廷,向全國通令逮捕“黨人”,前后共有數千黨人被捕。漢桓帝下詔將這些“黨人”革官歸里,禁錮終身,不得再做官。連黨人的門生、故人、父子兄弟及五等以內親屬,也遭禁錮不得做官。這就是所謂的“黨錮”事件。 宋徽宗時,貪官蔡京勾結宦官獨專朝政。蔡京給反對他的司馬光、蘇軾等三百零九人扣上“元祐奸黨”的帽子,在德殿門外樹立“黨人碑”,上面刻寫三百零九個黨人惡名,昭示全國。被刻入黨人碑的官員,重者關押,輕者貶放遠地,非經特許,不得內徒。黨人的親朋子弟也受到種種政治迫害。 明神宗時宦官魏忠賢專權,士大夫官僚又遭排擠,他們不免又聚在一起“清議”,諷議朝政,評人論物。魏忠賢給聚集在無錫東林書院周圍的失意舊官僚文人,扣上“東林黨”的帽子,搜捕治罪。東林黨的著名人物均被迫害致死,其它東林黨人也被列榜,布告全國。每榜少則百人,多至五百余人,凡列入黨人名榜者,生者削籍,死者追奪名譽。上面“黨人”、“元祐黨”、“東林黨”中的“黨”均是貶義詞。中國古代把重利輕義的小人集團稱為“黨”,所以古代的民間團社沒有自己把自己稱為“黨”的。古時大一些的團體稱“會”,小一些的團體稱“社”,比如同鄉會、哥老會、會館、詩社、畫社等,現代漢語也還有一些詞沿用“會”和“社”的古意,比如學會,出版社,通訊社。 古來中國一直崇尚君子不結黨。《論語》說:“君子不黨”;《墨子》說“不偏不黨”;《書經》說:“無偏無黨,王道蕩蕩;無反無則,王道正直”。朱子把諸葛亮、杜甫、顏真卿、韓愈、范仲淹五人評為君子的典范,贊他們:“光明正大,踈暢洞達,磊磊落落”。后來皇帝在大殿里也掛上“正大光明”的匾額,意在聲明本帝志在君子,不近小人。中國古代為什么贊賞“君子不黨”呢?因為一個人一旦加入一個集團,就不得不考慮到集團的利益。一些自己本來不贊成的事,為了維護集團的聲譽利益,只好裝聾作啞,甚至說違心話,做違心事。所以一個人一旦加入了黨派,他就很難做到真正的獨立與正直,這自然被崇尚獨立正直的君子所不齒,因此中國古時的君子總是孤家寡人。然而中國的“君子不黨”傳統,也有一個很大的弊病,就是孤立的個人君子,往往敵不過小人的黨派組織。中國歷史上小人掌權的時間遠多于君子掌權的時間,其重要原因之一就是小人結黨,君子不結黨,很容易被小人黨派各個擊破。西方傳統則是君子小人都結黨,再加上選舉,小人得志就不那么容易。 展開現在的各種媒體以及人們的日常口語中,黨員、黨委、黨風、黨報、黨組織、黨紀國法等等都是常用語。“黨”在中國現代的文化圈里,無疑是一個褒義詞。那么“黨”字是什么時候由一個貶義詞變成褒義詞的呢?這還要從辛亥革命說起。最早的革命組織叫做“同盟會”、“興華會”等,沒有自稱為“黨”的組織。日本明治維新后,一切向西洋學習,但那時大部分日本人不通洋文,必須把洋書翻譯成日本人能看懂的漢文。最讓翻譯頭痛的是洋書中一些漢文里沒有的固有名詞,比如“citizen”,“parliament”,“party”,只好憑自己的體會創制新詞。日人翻譯本來不甚精通漢文,不知怎么就把“party”翻成了“黨”,于是日本出現了“自由黨”、“立憲黨”等政治團體。當時清政府的駐日使館參贊黃遵憲,還曾經撰文嘲笑日本竟然出現了自稱為“黨”的組織。不過黃遵憲的笑聲未落,中國也出現自稱為“黨”的政治組織。辛亥革命的革命家都是日本出身,日人用什么詞,他們就用什么詞。革命家不僅把“總統”、“總理”、“書記”、“干部”等官名照搬進中國,還把“黨”也帶進了中國。按照中國傳統稱法,“黨”是貶義詞,可是革命黨人救國心切,也顧不得日人翻譯的漢文是否確切合適,一味囫圇吞棗生搬照套,于是中國就有了共產黨、國民黨等新詞。 現在中國人似乎已完全接受日人對“黨”字的理解,忘記了中國古代“黨”字的舊意。現在我們說的“黨員”“黨人”,已與古代的“黨人”有完全相反的含義,這當然也可以理解為語言的發展進程。象“同盟會”“九三學社”之類的稱呼,感覺上就要好一些。現在又有一種新趨勢,就是把古代舊意中的“黨”改稱為“幫”。中國古代“幫”是暴力團伙的代稱,與小人集團“黨”的含義有很大不同。可是人們往往顧不得這些詞語規范,在必要時把“黨派”改為“幫派”;把“結黨營私”改為“結幫營私”;把應稱為“四人黨”的稱為“四人幫”。中國的政治舊傳統根深蒂固,那些自以為是君子的人往往不合群,自傲不凡,孤芳自賞,做事不與別人“同流合污”。中國的君子們歷來推崇隱士,推崇謙讓,不像西方的政客那樣赤裸裸地競爭選票、爭奪政權。中國君子的“不結黨”原則和“謙讓不爭”風尚,自然讓那些結黨又不謙讓的小人處處占便宜,君子和小人斗,基本上都是君子輸。這可以說是我們文化傳統背景需要改造的一個方面。 -----------------------------------------------------------------
更多:https://www.51240.com/
附錄二:【黨姓典故、趣事——黨氏祖先的由來】 陜西省朝邑縣(后并入大荔縣)的沙土地,因久旱無雨而于裂,寸草不生。第二年(元朝至順二年,1331年)的三月,青黃不接的難民們紛紛逃離朝邑家園,四處求生。逃荒人流中,有個叫黨恕軒的壯漢,拉著饑餓多病的弟弟,在父母墳前跪拜一番之后,朝東北方向而來。兄弟倆沿路乞討,饑腸轆轆,且人多爭食,擠不到鍋邊。恕軒的弟弟不小心碰了一個客官的飯碗,將米湯倒在地上,遭到客官的唾罵: “眼瞎了!挨刀的!你給我賠!” 恕軒正端了一碗米湯出來,看見客官正罵弟弟,一陣心酸,便將飯賠給客官,作揖道: “客官,請原諒,我弟不小心碰了你,請吃這碗好了。” 恕軒兄弟干瞪著眼,讓客官吃了自己買的那碗粥,肚子更餓了。弟弟忍不了,便爬在地上,用手抓那灑在地上的米湯,連米帶泥塞進嘴里。黨恕軒領著弟弟繼續向北走,過了合陽,來到百良塔旁,弟弟的肺病犯了,氣喘難行,還出現陣咳,進而咳出了鮮血,癱倒在地上,口中斷斷續續他說: “哥,我……不行了……你逃生路……吧,把咱黨家的……香火……保……住……啊……” 弟弟斷了氣,恕軒痛哭一場,寄埋了尸體,做了記號,自言自語他說: “弟弟,你暫安息吧。等哥哥發了家,一定搬你的尸骨,也建一座這樣的墳!” 黨恕軒只身一人,背著個包袱,朝韓城縣而來。天快黑時,來到大朋村,這兒是傳說中的孟姜女哭長城的地方,村北邊是魏長城遺址。他進了村,聽見了啼哭聲,又聽見了鎖吶聲,一定是誰家的人去世了,過事哩。恕軒一想,對,到過事的這家去討碗干飯吃,不會被拒之門外的。他尋哭聲而走,看見門口掛著幡,門兩邊貼著白紙對聯,便進了屋,將包袱往桌一放,坐在凳子上休息觀看。端盤子的幫忙人以為他是客人,急忙端來了兩碗米飯,遞上筷子,說:“人多,顧不到,請自便。” 餓了兩天的黨恕軒,感謝這過事的家,感謝這幫忙的熱情客人!他熱淚盈眶地狼吞虎咽起來,一會兒功夫便將兩碗米飯吃得干干凈凈,一粒未剩。恕軒吃完飯,提上包袱,向幫忙的打個招呼,急忙出了門,晚上睡在場邊的麥積子內。天麻麻亮,恕軒下芝川,過八仙鎮,毓秀橋,上死牛坡,下寺莊河,看見東邊沿河一片綠色,夕陽燦爛,無風無塵,空氣清新,好一派川道田園美景!他不想再北上了。便順河東下,來到了這泌水河谷的北土崖下的“東陽灣”(即今之黨家村小坡崖,又稱吉家崖)。 當時,這東陽灣還沒有人家居住,崖上僅有白廟(今之飼養室位置)一座。黨恕軒夜宿在白廟內,第二天借了郭家莊一戶人家的一斗谷子和一把撅頭,便在東陽灣開墾河灘地,在北土崖邊打了個

歡迎關注微信公眾號:便民查詢網

1、長按上方二維碼,保存至手機相冊;
2、進微信掃一掃,從相冊中選擇識別二維碼。
聯系我們
接口調用 | 意見建議
CopyRight © 2004-2019 便民查詢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閩ICP備05000099號
閩公網安備 35012202350127號
热门小说